街头忍者游戏下载(街头霸王手机游戏下载)

引言:像素画风,70年代美漫,90年代动画和经典款FC游戏,这波啊,这波在文艺复兴的第五层。

《忍者神龟》又要推出新游戏了。

多年以来,在玩家们《忍者神龟》十佳游戏的各类盘点中,很少会看到有21世纪的影子,即便偶尔入选,也必然属于生在21世纪,技术却停留在上个世纪的GBA平台。换言之,《忍者神龟》的游戏最适合活在像素时代。

这次公布的新作,完全还原了80后记忆中《忍者神龟》活泼灵动的可爱样貌

街头忍者游戏下载(街头霸王手机游戏下载)

诞生于1984年的《忍者神龟》,是我国80后电视儿童一段至今难忘的荧幕记忆,当年动画的播出,正好与FC主机在国内的普及推广相互重叠,继《魂斗罗》之后,神龟们又为KONAMI吸粉无数,甚至还为刚刚进入我国餐饮市场的必胜客,做了一场意料之外的强势推广。下面就让我们通过本文,从《忍者神龟》最初诞生的年代,去到引进动画片和像素游戏的黄金岁月,一边捡拾记忆,一边温故知新,为即将到来的重逢做好准备。

一场纽约下水道里的文艺复兴

上世纪70年代是美国漫画市场的狂飙突进时期,十年里,数量急速增加的漫画专营店为个人出版的地下漫画、独立漫画提供了绝佳销售平台,任何人拿起画笔都可以随时加入到创作者的队伍。其中有两位漫画爱好者——凯文·伊斯特曼和皮特·莱德,便深受这一时期自由奔放的风格所影响,在随之而来的1982年,他们并未拿着画稿选择去到漫威或者DC碰运气,而是从一开始就创立了属于自己的漫画公司——“幻影工作室”。

凯文·伊斯特曼和皮特·莱德

这个“工作室”并不像大家想象中是某个写字楼的专用办公场地,它仅仅是伊斯特曼家的厨房罢了——“幻影”说白了就是“不存在”。1983年11月的某个晚上,两人正在工作室里有一搭无一搭信手涂鸦,当伊斯特曼把李小龙的双节棍,佐罗的眼罩放到一支双足站立的乌龟身上时,首个忍者神龟这个形象诞生。

莱德十分欣赏这个点子,当晚两人就把乌龟的数量扩大到了四只,并在原本“Ninja Turtle”(忍者乌龟)的名字前面,加上了“Teenage Mutant”(变种少年),一方面这样看起来更有(伪)科学依据,另一方面70、80年代《X战警》人气飙升,Mutant刚好就对应了“变种人”热潮。

与大家熟悉的动画版不同,最初《忍者神龟》走的是黑色电影风格,画风比较像是《蝙蝠侠》和《夜魔侠》

在加工形象,撰写故事的过程中,两人先是放进了日本武士与科幻电影元素,让四只因为变异具有了人类智慧和超强体格的乌龟,拜在同样是基因变异,且精通忍术的老鼠斯普林特门下;接下来,作品主打黑色电影与地下漫画的冷峻、黑暗风格,受大师弗兰克·米勒(代表作《蝙蝠侠 黑暗骑士》《夜魔侠 重生》)和两人生活环境影响,故事背景选择了街头文化盛行,且治安堪称混乱的纽约;最后,由于带有明确忍者元素,伊斯特曼最初给四只神龟起了日本名字,但莱德认为这会对漫画读者造成文化隔阂,就按照手边一本绘画教科书选出四了书中几个艺术家的名字,即米开朗基罗、莱昂纳多、拉斐尔和多纳泰罗。

漫画封面(图源来自网络)

从1984年《忍者神龟》漫画首次在漫展上公开发售,到1988年由于漫画的火爆,同名动画剧集登上电视银幕,《忍者神龟》在美国迅速蹿红。当时《变形金刚》《特种部队》有点像是当下语境的“过气网红”,不仅动画收视率持续低迷,主题玩具更是陷入了滞销(这套用动画卖玩具的经典运营方式,后来也随着改革开放被搬到了我国),因此业内人士期初并不看好《忍者神龟》的商业前景。

然而实际情况是,最初看《变形金刚》长大的孩子们正步入到青春期,《忍者神龟》里面张扬的街头文化,始终作为异类存在的变种乌龟,靓丽的电视台女记者,以及神秘的东方忍术等等好动、好玩、好奇的内容凑在一起,怎一个“酷”字了得。1988年,《忍者神龟》玩具销售额达到2300万美元(排名同品类全美第七名),一年后由于动画持续热播,这个数值暴涨到1.1亿美元(按当时汇率换算成人民币大约是4亿)。

作为动画制片方的美国西屋广播公司,此时开始准备神龟们的出海的计划,而1990年的第三届上海国际电视节,就是他们的下一站。

四只王八敢来广州,莫不是行走的食材?

1990年11月,第三届上海国际电视节如期举行,前来参展的各国电视台都希望能够借此机会,把本国优秀的文化产品介绍给广大中国观众。而对于我国各地方台里负责内容引进的工作人员来说,来展会就相当于是“进货”,不仅要选对节目,选好节目,更要选出既顺应时代潮流,同时人民群众又喜闻乐见的节目。

时任广州电视台总编室副主任的白嘉荟先生在琳琅满目的展会一眼看中了《忍者神龟》(按照先后顺序,那个时候显然没有这个译名)这款动画片,或许是第一印象太过深刻,之后几天时间里白嘉荟出于专业态度,虽然也观摩了其他片商的动画,但最后还是以2000美元一集的价格,共计花费12万美元(约当时60万人民币),为广州电视台购入了共计60集的《忍者神龟》。

80后电视儿童的美好回忆

《忍者神龟》就此成为了广州电视节目传播中心独立出资引进,并全面负责译制与发行的第一部外国动画系列片。《忍者神龟》这个名字,就像是那个时代很多从美国初来乍到的事物一样,被冠以“信达雅”的绝佳译名(其他经典例子还有可口可乐,肯德基,柯达,变形金刚等),“忍者”“神”“龟”,每一种单独拿出来,我国少年儿童都不会全然陌生,放在一起更是过目不忘。

作为神龟身边的绿叶,剧集中的反派也给当时的小观众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相比之下,四只神龟文艺复兴范儿的外国名字就没有那么朗朗上口了,其中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沿用了中文世界对两位巨匠的译名,而节目组考虑到莱奥纳多知名度较低,便直接把“达·芬奇”拉来“冒名顶替”。至于直到现在很多人估计也不熟悉的多纳泰罗,更是冠以“爱因斯坦”之名,“达·芬奇”四舍五入好歹还同处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爱因斯坦恐怕就只能用当时中小学里普遍挂着这位科学家的画像,孩子们有一定认知来解释了(和爱因斯坦的画像挂在一起的,还有鲁迅、贝多芬和马克思)。

配音方面,节目组借用了广州军区情报室的一整套专业的军用设备,不仅质量上乘,情报室的专职录音员也作为现场工作人员参与其中。硬件上有了充足保证,几位主要配音演员李邦禹、李伟、杨立民、冯谦等来自广东话剧团和广州军区话剧团的演员得以奉献出精彩传神的演出,比如李伟同时作为神龟拉斐尔,大反派朗葛和丑角牛头的配音演员,在各种人设性格、声线特点迥异的角色中变化自如,专业技能之过硬,人物塑造之成功,比起今天暴雪游戏里的中文配音,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广州电视台在90年12月完成了《忍者神龟》的首播之后,又陆续向上海、北京等地提供后续录制完成的播出带,使得《忍者神龟》在我国迅速走红。不久之后,随着任天堂FC主机掀起的一轮游戏热潮,《忍者神龟》成为了我国玩家最早接触到的ip改编游戏,而出道即巅峰的作品,有都来自一家如今已经被广大玩家批倒批臭的厂商——KONAMI。

我叫KONAMI,名字前面没有FXXK

文章开头提到了在《忍者神龟》相关游戏的盘点中,早期像素风格作品,比起后来的3D和高清化,要高到不知哪里去了。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老玩家和《忍者神龟》爱好者在看到复古题材“大厂”Tribute Games最新公布的《忍者神龟:斯莱德的复仇》,竟然会产生如此强烈的兴奋感。

《斯莱德的复仇》模仿了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那段时间里,KONAMI推出的一系列《忍者神龟》游戏,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则是1989年的《TMNT:The Arcade Game》以及1991年的《TMNT: Turtles in time》。这两款游戏都采用了2D像素风格的动作关卡,最多支持四名玩家各自操作神龟同屏作战,游戏还发挥当年硬件极限,往熙熙攘攘的纽约街头和作为神龟主场的下水道里,塞进了数量众多的反派敌人。而80后中国玩家最为熟悉的,一定还是FC主机上的《忍者神龟》。

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KONAMI的开发者利用有限的机能,让游戏具备了动画般鲜活的表现力,还做出了半开放世界的神龟战车、切换关卡玩法、水下关卡等有趣的内容。《忍者神龟》主题的格斗游戏,则被当时对于相关信息处在史前时代的玩家们,错当成了横版闯关,买回家才发现是“对打”,然而相约一起闯关的小伙伴怎能白来一趟,于是大家就此成了用刀剑棍棒打招呼的对手。KONAMI这一手对版权资源的物尽其用,顺便还为二十多年之后《忍者神龟》与《真人快打11》的crossover埋下了伏笔。

相比于2D横版闯关的辉煌,3D和高清简直就是《忍者神龟》差点就一睡不醒的漫长梦魇。PS2时代那些辣鸡的3D版神龟游戏,不仅辣眼睛,而且伤感情,卡通渲染非但没有带来更鲜活的表现力,反而让游戏更显得同质化。升级到PS3/X360之后,纵使白金工作室亲自下场“套皮”,游戏素质也依然无法挽救。

《斯莱德的复仇》中,我们看到神龟的拳脚兵器功夫貌似依然和凌厉的忍术关系不大,但爽快地打斗,热闹的场面以及对漫画、动画里那种市井幽默感的高还原度,都让玩家对这款带有复古潮流的新作充满期待。预告片中有这样一个画面细节,是神龟先把敌人打向屏幕前玩家方向,然后敌人会撞击屏幕形成了“击碎”的画面效果,这种打破次元壁的幽默感,便是对当初《TMNT:Arcade》版里同款创意的致敬。

结语:参与《斯莱德的复仇》的两位主要制作人分别是Jonathan Lavigne和Justin Cyr,此前他们最为玩家所知的作品是《歪小子斯科特大战全世界》(《Scott Pilgrim vs. The World: The Game》),以及一款GBA平台的《忍者神龟》游戏。两人属于那种带有典型“用爱发电”特质的开发者,精通《忍者神龟》的一系列相关文化,加上发行商Dotemu在《怒之铁拳4》《神奇小子 :龙之陷阱》等游戏上的精准眼光,我们有理由相信《忍者神龟:斯莱德的复仇》将会是一部“文艺复兴”的佳作。

参考文献:《童话往事 中国译制动画片(1988-1992)》 关中阿福 著 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

本文(图片)由作者(投稿人)自主发布于本网站 ,其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包含文中图片的版权来源),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不承担前述引起的任何责任。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此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们(文章来源下方“侵权申诉”按钮)或将本侵权页面网址发送邮件到xyyseo@qq.com,我们会及时做删除处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