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生宿舍游戏下载(小飞象玩恐怖宿舍)

「不要出声,有人进了宿舍」墙上,阴森诡异的画风配上了这行血色的文字。画面中,一个扭曲的人脸上标注着:恐怖指数:非常恐怖。1「诶,你好。」柜台后有个人掀起帘子走出来,「是来玩密室的吗?」我点点头。「一个人?」「对。」「噢,一个人来玩恐怖密室啊,还真是少见。」他说,「让我看看哪个比较适合你……以前玩过吗?」「玩过两个。」「会不会害怕?」我说:「还好。」「那我给你挑个恐怖一点的。」他说,「一个人的话,能玩的很少,这个怎么样?」他指向墙上的那幅画。那个密室叫「宿舍」。「好,就这个吧。」「稍等,我去准备一下。」「有 NPC 吗?」我问。「没有,是纯机械的。」这并不奇怪。单人的密室如果还使用 NPC 的话,成本就太高了。我独自坐在等候区的沙发椅上,挑了点桌上的零食吃。那幅画在余光里好像动了一下,但我看过去时,又没有看出什么变化。……虽然心里开始发毛了,但是也开始兴奋起来了。我喜欢恐怖但不危险的东西,比如一个没有 NPC 的密室。「久等了,随身物品请寄存在柜子里,然后跟我到这边来。」他引导我走进里面,一边走一边说:「这个密室里,你将扮演一个叫周欣的女生。这天你回到你的宿舍里,却发现宿舍门锁上了。」「游戏时间 90 分钟,里面会有倒计时。」「你进入到里面以后,要找一个衣柜躲起来,躲好后,游戏就开始了。」他推开了密室的门,我走进去,然后看着他关上门,才开始打量这间密室。这是一个形状较长的四人寝室,上床下桌,每个床都有一个衣柜。寝室的尽头转角是阳台门。居然连阳台也做了。不过虽然有阳台的样子,但阳台装了封窗,这里还是在室内。我拉开左手边的衣柜柜门,里面空无一物,于是躲了进去,然后合上衣柜门。刚合上衣柜门,我就听见轻微的咬合声,推了推柜门,已经打不开了。衣柜里开始播放一阵惊慌的喘息声。「不要出声,有人进了宿舍。」「最近每天晚上,好像那个人都会进来……」「不要出声,不要出声,千万不要出声……」她说完了台词,然后衣柜里只剩下压抑的呼吸声。虽然那不是我自己的,但是近在咫尺的呼吸声让我的呼吸也加快了。外面传来脚步声。那种在图书馆之类很安静的地方会听见的一下一下的脚步声。脚步声里面好像还夹杂着一点细碎的碰撞声。我分辨不出声音具体的来源,但是我猜它可能就是从衣柜中的播放器里播出来的。这是个没有 NPC 的密室,所以呼吸声、脚步声都只是营造有人的错觉。我一想到外面空无一人,我一个人躲在衣柜里听音频,就觉得这事儿不怎么值得害怕了。脚步声从旁边走过去,然后又走回来,在外面徘徊了好一会儿,最后消失了。我听见我扮演的角色自言自语:「他走了。可以出去了。」我推了下柜门,果然开了。外面和刚才没什么不一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让我进去躲一遭。这间四人寝室是很典型的那种大学女生宿舍,很多人喜欢挂床帘,所以有三张床都被床帘遮住了,只有我所在的这张床上空空荡荡,也没有被褥,桌子和衣柜都没有东西,显然是没人睡的。我按照以前玩密室的经验,开始寻找四周的文字信息。但在查看时,我愈发觉得……这个密室真奇怪。它没有那种密室常见的固定物品,几乎所有物品都可以移动,就像是个普通的房间,并不担心被玩家暴力损坏。我在床边上看见了贴着的标签,上面写着「1 号床:顾丽」。然后剩下的几张床是「2 号床:林舒」「3 号床:周欣」「4 号床:李子丹」。我是「周欣」,也就是斜对面那张床的主人。而「顾丽」,不知道为什么已经不在这个宿舍了。我先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周欣看起来很喜欢读小说。桌子上和柜子上整齐地放着一排排小说,从悬疑到言情各种类型的。桌面正中摆着一部绘本。唯一觉得奇怪的事情是,它们都是可以拿起来的,我甚至拿起来翻了翻。要知道,之前的密室里无关解谜的东西只是用来给玩家看的,可不是用来给玩家碰的,要么都是假的,要么得固定住,以免损耗,要是每个人都像我这样翻一下,书早就破了。这家密室倒是蛮真实的。我拉开抽屉,开始正常地翻找线索,看看有没有锁住的地方,钥匙、日记之类的。抽屉里的东西很多,有绑头发的皮筋、小镜子、一个小册子、空白便签本,还有一堆小东西,都是常用物品。我在其中翻到了一把钥匙。四下看了看,发现周欣的衣柜上是有锁的。钥匙插入,顺利转动,我打开了衣柜,看见里面是一排衣服。「这些未免也做得太细了吧。」我惊叹。大致看了一下衣柜里面,也没发现什么线索,于是我转向 2 号床和 4 号床。2 号床的林舒桌上堆着厚厚的笔记。那堆参考书的数量与周欣这里小说的数量有得一比,看来是位专心学习的学霸。而 4 号床的李子丹似乎课外活动相当充实,她桌上贴着照片,照片里的人笑容甜甜的,不知道是否就是她本人。我看了一圈,看见了不少这几个人的私人物品,却没发现什么明显像线索的东西。我顺手拉开李子丹的床帘,想看看她床上有没有线索。但是拉开的床帘后,床上躺着一个人。我毫无防备,被吓得一个激灵,打了个冷战。床上的人背对着我,头发从被子里露出来散在枕头上。我后退到周欣床边,缓了缓。这人是……李子丹?她像是在睡觉。她的每一根发丝,都那么像是真人。其他两张床上会不会也有人?掀开周欣的帘子,没人。而 2 号林舒那里,掀开床帘,真有一个人躺在帘子后面。那人一动不动,躺在那里。我感觉到有点悚然。为什么林舒和李子丹的床上有人躺着?是真人,还是假人?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脚步声。分不清方向的脚步声,夹杂着细碎的声音。周欣急促的呼吸声响起来了。「不要出声,它又来了……」我听见越走越近的脚步声,不自觉地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手边就是周欣的衣柜,我顾不上里面的衣服,矮身钻进去,拉上了柜门。衣柜里一股不通风的霉味。我感到不舒服,想要咳嗽,但忍住了。那个脚步声靠近了。我坐在衣柜里,慢慢冷静下来。是的,这只是个密室。我不必那么紧张……而脚步声靠近到柜门前,我听见它停了下来。嘭。嘭。嘭。衣柜的门被敲响了。不是从头顶的播放器里传来的,而是从衣柜门上传来的。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敲击。我感觉到衣柜在震动。真的有东西在敲门。这不是一个没有 NPC 的密室吗……那是什么东西在敲门?我开始真正感觉到了恐慌。这个密室,好像根本就不正常……为什么那个店员没有给我对讲机之类的设备?这个衣柜里根本没有监控……回想起来,似乎也没有在外面看到监控……这个密室,没有人在控制,没有人在守着。……这真的是一个密室游戏吗?2柜子里黑暗、逼仄、压抑,我似乎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回声。我压着强烈的紧张感,从柜子的缝隙窥探外面。我想知道,到底有没有人。在恐怖片里常常有那种,凑到缝隙上然后和另一边的怪物对视的场景。我屏住呼吸,然而什么也没能看见。缝隙外只有一丁点的光线。柜门突然猛地震了一下,发出巨大的声响。我向后躲了一下,险些弄出了动静。却因为这一躲,压到了一个硬质的东西。什么?我听见拍门的声音移到了别处,才伸手去摸索自己压到的物品。但是柜子里太黑,我只能摸出它是长条形的,大概有手机的长度,但不宽,上面有凸起的按键,有点像 mp3。我怕被外面可能存在的人察觉,不敢动它,只是握着,慢慢地手心里浸湿了汗水。拍柜门的声音持续了好一会儿,然后随着脚步声消失。但我感觉那脚步声好像越来越轻了,有时候我都听不见它了。我等了好一会儿,才敢推开柜子的门,探头去看。灯开着,室内空空荡荡,和我刚进来时没什么不同。我却没了开始那种无所谓的心态。我想出去。我跑到门边上,拽了一下门锁,然而门牢牢锁着。就和店员说的一样,锁住了,打不开。它是一个很普通的宿舍门锁,只是被反锁上了,无论是里面的人还是外面的人,都要用钥匙才能够打开。我现在迫切需要听到店员的回应,来证明这只是一场游戏。我抬头寻找监控摄像头。可是真的没有。没有监控,也没有收声设备,除非我大喊大叫,否则我说什么根本没人听见。而且,我们进来的时候穿过了那么长的廊道,恐怕就算我在这里大喊一声,他在柜台也不太可能听得见。唯一看起来正常的,是墙面高处的一个电子计时器,红色的数字一秒一秒跳动,倒计时已经走到了 74 分 14 秒,还在一点点减少。它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倒数的尽头,会发生什么事情?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个游戏继续下去,去找线索,去找这把钥匙。我放弃了破锁的想法。床帘后的两个人令我心里发怵。我忍着惊惧,将帘子掀开一角,然后从床头观察她。她的脸上有着特殊的反光,那不像人的皮肤。是的,它是假人。我松了口气,同时又有种非常诡异的感觉。因为它看起来太像一个真人,头发上完全看不出破绽,此时盖着被子,睁着眼睛,目视墙壁,让我有种她活着的诡异错觉。这种感觉让我没敢去碰她们。我只是尽可能悄悄地后退,远离了那两张床。在灯光下我终于看清楚从周欣衣柜里找出来的东西是什么。是一只录音笔。我从周欣桌子上翻到了一个播放器,连上后,里面传出了声音。「我给你们讲个鬼故事吧。」一个女生说。「别……我害怕……」另一个声音说道。「有什么关系,大家都在呢。」「对啊,阿丽你的胆子也太小了。」「我……」「别说话,听我讲。」那个讲故事的女生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听说,我们这栋楼以前死过人。」「大概是比我们高四五届的学生,在这栋楼里被人杀了。」「凶手是她的室友,把她杀了以后就藏在衣柜里,用塑料袋包了一层。」「这件事当时是学生发现的,所以很多人都知道。」「警察来的时候,打开包起来的塑料袋,里面尸体都已经烂了。」「而隔壁床的两个人根本不知道,和她们每个人不远的地方藏了一具尸体,那几天都是正常待在宿舍里的。」「她们晚上睡觉,尸体就在旁边的衣柜里。」「子丹……」顾丽声音微弱地抗议着,「能不讲了吗,太恐怖了……周欣,你是不是也觉得恐怖?」她想争取周欣的支持。「周欣怎么会怕?」讲故事的女生李子丹说,「她可喜欢这些东西了。」「那……」「你烦不烦,别打断我。」她继续说,「然而事情没有结束。」「因为发生了命案,那个宿舍就被封起来了。原本宿舍里的两个室友也调到别的宿舍去了。」「但是她们俩都说,晚上会听到异常的声音。」「一种是半夜拍门的声音,有节奏的,一下一下,她们说晚上听到了都不敢动,也不敢发出声音,就一直等一直等,等那个拍门声消失。」「另一种就是从墙壁里传来的声音。」「她们说墙壁里有那种窸窸窣窣的声音,而且墙面敲起来的声音,就像它是空心的一样,感觉里面有东西。」「有尸体。」「其中一个甚至把墙给砸了,结果墙果然是有片中空的,但是哪有什么尸体?」「最后她们都毕业走了,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是,有人说,在某些时候,深夜里还是会听到奇怪的响声……」林舒道:「前几天,阿丽说晚上听到了拍门的声音。不会……不会跟这个有关吧?」我听见播放器里传来顾丽有点发颤的声音,「别讲了,你们都没听到,肯定是我听错了。」李子丹却道:「是啊,可是那两个女生说的异响也没别人听到。」「你觉得她们是听错了还是真的有这么个声音呢……」没人接话,李子丹也没继续讲,于是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这个时候,播放器里传来了异常的声音。嘭,嘭,嘭。就像我听到的那样,有节奏的拍门声,清晰地被录音笔记录下来。听到的一瞬间我几乎以为是那个拍门的人又来了。然后才反应过来,这是录音里的声音。可是听着那个拍门声,我感觉它好像真的来了,此时近在咫尺一样。录音里,宿舍四人很久都没说话。直到拍门声止歇才听到了微弱的啜泣声。「那个拍门声,你们听到了吗?」还是一片安静。李子丹和林舒都没有回答她。过了好一会儿,一直没开口的周欣终于开口了:「她们好像睡着了。」「……什么拍门声?」3那一刻,我有些头皮发麻。我清楚地听见周欣说:「……什么拍门声?」「我没听见。」在一片死寂中,播放器里突然传来嘈杂的声音,然后录音就结束了。而我脑子里还回荡着周欣的话。我将录音倒回去,再一次清楚地听见了那个拍门声,我甚至可以听见它在这个房间里的回声,比她们说话的声音更响,更清晰。而再一次听这个拍门声,也让我感觉四周安静得厉害,我好像置身于深夜的女生宿舍,旁边两个室友睡着了,而我突然听见门被拍响……只有我听见。我和顾丽一样,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录音里嘭嘭嘭的拍门声持续着。我在那声音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就在这个时候,我身后突然一声吱呀的轻响,然后砰的一下。我猛地回头,却见阳台的门在摇摇晃晃。像是被风吹的,撞了一下门框,然后又弹开去。我迟钝地意识到,我太注意去听录音了,我都没注意周围。后背有些冷汗。室内怎么会有风?我咽了下唾沫,慢慢地走过去伸直手将阳台门推开。外面空空荡荡。这是个用玻璃窗封起来的阳台,没有人。所以,为什么会有风?我不敢再想下去。周围一片安静。只有播放器里还传出声音。嘭嘭嘭的拍门声结束了,顾丽和周欣的对话也结束了。由于我没有去按暂停,它一直播到了结尾。在那一阵杂音后,本该安静下来的,但播放器里却传出了新的声音,是砸东西的声音。下一个录音?李子丹在尖厉地大叫:「顾丽!我的手链呢?」「为什么问我?」顾丽的声音很小。「你是不是拿了我的手链?」「我没有。」「今天早上还在的,宿舍里就我们四个人,我们三个是一起出去的,不是你还能是谁?」「可是上午我在睡觉,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顾丽说,「我早上睡晚了。」「除了你还能是谁?只有你穷,你缺这一条手链,你打一个月工也买不到这个手链的!」「我不知道是谁……」「让开!每次都是这样,你知不知道廉耻,偷了我多少东西?!」录音里传来许多沉闷的、零碎的声音,我听见有东西碎裂开来。「真的不是我……」顾丽声音已经全是哭腔,「我从来没有拿过你的东西,子丹,我没拿过……」林舒的声音响起来,「别哭了,没事的。子丹你也别气了,以后锁好吧。」我听着,却觉得李子丹和林舒都是故意的。李子丹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坚持说是顾丽偷了她的东西,而林舒看似帮顾丽说话,实则每次都是在暗暗给事情盖棺定论。而周欣,则是几乎一句话也不说。我简单地翻了一下录音,挑了几个听。这次偷东西的事件只是一个缩影,顾丽在这个宿舍里一直受人排挤。而结果是,顾丽的床空了。我按下暂停键,关掉了录音。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听完,我更需要别的线索。我查看了一遍房间里的所有物品,在缝隙里搜索,最后在周欣的床边发现了一个微型手电筒。这是一个紫光灯手电筒。紫光灯需要在昏暗的地方使用。我犹豫了一下,没有直接关灯,而是尝试着用手电筒去照昏暗的地方。令我意外的是,周欣桌子上的绘本,由于处在阴影中,竟然被手电筒照出了一小块荧光。它原来不是个摆设。我之前就已经粗略地翻了一下,它是幻想类绘本,画的是一个小女孩独自在家时,好奇地到处探索的故事。封面上用很绚丽的色彩描绘这个小女孩的天真的脸。而在阴暗处,紫光灯的照射下她露出了狰狞的样子。仔细看时,能看到她的手在流血。原本的笑容和那狰狞的神情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我想起在讲鬼故事时李子丹说:「周欣怎么会怕,她可喜欢这个了。」周欣似乎的确喜欢。她桌上有各种悬疑恐怖故事,从怪谈到悬案,数量众多。这些也会是线索?我拿起绘本,翻开了它。那个小女孩发现家里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洞。女孩钻了进去。在洞的另一边竟然有另一个屋子,就像是在镜子里一样。她在这里玩了许久,但是当她想回去时,去发现那个洞堵死了。荧光笔,只标记了那个墙上的洞。走了一圈,为了看看墙上是否有荧光记号,我关掉了灯。屋里漆黑一片。墙上计时器的红光格外明显,在地面上投下一片红色的光影。安静之中,我感觉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太过明显。我打开了紫光灯手电筒。然而能见的视野太小,我就像是半盲,一边摸索着一边把手电筒往墙上照过去。墙上没有什么东西。我远离了李子丹和林舒所在的床,掀起周欣的床帘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是我的理解不太对?还是真有那么一间,就在李子丹和林舒那边?我爬下床,突然念头一动,照向了衣柜里。周欣的衣柜里,一个弯曲的荧光箭头指向了底端的角落,在那里有一条窄窄的缝隙,仔细看来,是一个凹进去的把手,连接着一个暗门。我仔细观察,正要伸手去拉开它。却突然听见一墙之隔的阳台那边,传来很轻、很轻的脚步声。然后是那熟悉的、细碎的声响。我第一反应是躲进衣柜里,然后下意识地往那边看去,在关上柜门的前一刻,我似乎看见阳台门边有一个模糊的影子。我来不及去分辨那是我眼花还是真的有这么个影子,已经合上了门。我的心脏剧烈跳动,几乎使我窒息。我不知道它看到我没有。我只是听见那个很轻的脚步声在附近徘徊。外面,淡淡的红色光线在轻微闪动,我好像看见鲜红的数字一格格跳动。我静坐了一会儿,铤而走险,在那脚步声远去些的时候拉开了衣柜里面的暗门。悄无声息地,门开了。门后是一条漆黑的通道,通往未知之处。4暗门后的通道低矮,不到半人高,我只能爬进里面,将暗门掩上,但也不敢关死。我不知道我弄的动静是否会引起那东西的注意。爬出一段后,身后那种凉飕飕的感觉愈发瘆人。我感觉有东西跟着我,可是我没法回头去看。我只能爬得更快一点。由于太黑,看不清前路,只能一边往前,一边摸索着。暗道地面是硬的,我膝盖生疼。爬出了一段,终于看到了一丝缝隙里透进来的光线。前方的空间一下子变大了,我微微直起身。这里也是一个衣柜。推开衣柜的门,外面是一个明亮的房间。回头看通道入口,里面漆黑一片,但似乎寂静无声。我慢慢放下心,它应该没有跟过来。我这才开始打量这个房间。这里一样有四张床,四张桌椅,和刚才宿舍的物品很是相似,连床上也贴着一样的名字和号码。不过这里的东西和另一边又有些不同。床是镜像的。原本周欣的床在进门右手边第二张,现在变成了左手边。这里是一个镜像的房间。整个宿舍的布置被颠倒了过来。李子丹和林舒的床位没有太大变化。而不同的是,我看见这里,顾丽的床不是空的,她的东西还在,就像她仍然在住一样。我走过去,去看顾丽的桌面。她的位置干净整洁,衣柜里只有寥寥几件衣服,墙面上夹着一张两人合照。其中一个腼腆地笑着,另一个静静地看着镜头。我把它取下来,背面是写着一句祝福的话,还有周欣的名字。这是她们的合照。她们的关系很好。或许这不太对劲……我继续翻动着顾丽的东西,寻找线索和钥匙,心中却在思索。周欣的喜好暂且放一放,只当她是猎奇爱好者。但是,她真的是顾丽的朋友吗?顾丽境地难堪,朋友会在那种情况下沉默不言吗?就算她是没有胆量去反驳李子丹和林舒,那么……她为什么会录音呢?她为什么会一直静静地旁观着、记录着顾丽的遭遇呢?我越想越觉得,周欣有问题。我没能在顾丽这里找到什么,转回到周欣桌前。我注意到她桌子上多了几张纸。而桌子下面多了一个箱子,箱子上挂着一个四位数密码锁。桌上的纸张是一些打印出来的论坛版面截图和聊天记录。上面写着:「一个女生跳楼自杀」。我翻了翻,还有许多条,都是类似的讨论。顾丽是跳楼死的。从这间宿舍的阳台上跳下去的。而原因含糊不清。我挪动周欣桌子底下的箱子。这个箱子中等大小,大约高二十公分,有些沉重。一个四位数的密码锁,有很大概率是日期。我一下子就联想到了顾丽跳楼的时间。我按照那些讨论中提到的日期,转动密码锁。密码锁圈转到了相应的位置上,但是没有打开。我思索着。是我想错了吗?我试着用紫光灯照了照,也没发现什么记号。还会是什么?周围的数字不太多。宿舍号码?从那些讨论中可以看到这里是 11 楼,而宿舍的编号是按照楼层和房间编排的,那么有可能的宿舍房号也就那么十几二十个。于是我转动密码锁,从 1101 开始尝试。当我转到 1107 时,锁扣开了。最顶上的是一张照片,和顾丽夹在墙上的照片是一样的。反过来,后面字迹整齐,写着「我们都是最好的」,还有顾丽的名字。照片下是一叠夹好的聊天记录,很长很长,都是顾丽与周欣的。点点滴滴,从认识开始,全都留在纸面上。当顾丽受欺负时,她安慰开导:「我也经历过这些,但是没有人能欺负你一辈子,毕业以后谁又会再碰到一起?」然后我看到了 11 月 7 日,周欣为她庆生。原来 1107 不是宿舍的门牌号,而恰好是顾丽的生日。我看着看着,慢慢疑惑起来。周欣对顾丽,真的很不错。我也看到了她们不止一次提到「拍门声」。顾丽因为这个声音而很怕独自一人,周欣就常常陪着她去上晚课。她温柔且耐心,倾听和陪伴。我正在看着那些聊天的记录,忽然感觉有风吹过。我后背汗毛束起,这次我真的感觉到风了。可是我确信这里不应该有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宿舍的门敞开了。在这个镜像的房间里,宿舍门竟然没有上锁。我心跳得极快,一步一步走到门口。外面,是一个密室不可能有的广阔空间。这是一栋回型中空的宿舍楼,上下共十几层。我站在走廊上,感觉有风不断吹过来。……怎么回事?我可以看到下方无数上锁的房间,整栋楼一片昏暗,只有楼梯口亮着几盏灯。开阔的空间给我一种愈发危险的感觉。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东西冒出来。我返回到宿舍里,这里的阳台是敞开的,没有封窗,我能看见远处楼房零星的灯火,正是深夜的景象。我久久无法平静下来,拿着那一沓纸,却什么也没看进去。这时,寂静中我听到了一点细碎的响动。我太熟悉那个声音了。它来了。5那声音很近,它应该已经很接近衣柜门了。我看了一眼宿舍内,之前要么躲在衣柜里,要么躲在床帘后。但是现在大门开了……我可以出去。同时,我听见了衣柜里的响动,柜子在颤动。它要出来了。我转身跑了出去。长长的走道上所有的门都锁死了。我飞快地跑,然后听见这空间里回荡着我的脚步声,像是黑暗中的亮光一样明显。我听见身后传来那串细碎的声响,却没有听见任何来自于那东西的脚步声。它居然彻底没了脚步声。我拼命地跑,甚至顾不上回头去看,跑向楼梯。这个空间里不可能有通往真实世界的出口。我需要回到那个原本的密室中去,所以我也必须要把它引走。忙中出错。下楼梯时,我不小心踩空,在最后几级台阶摔倒,脚踝生疼。我很清楚地听见,那个细碎的响声就在楼道的上方,靠近了一些。我扶着楼梯站起,忍痛继续向下跑。跑到七楼时,我没有再往下一层跑,而是从楼梯跑到走道上,然后飞快地跑到拐角,躲到那里放置的鞋柜后面蹲下,后背紧贴着鞋柜,将整个人缩在这片小小的遮挡下。这个位置旁边就是墙角,如果它不靠近过来,就看不到我。刚才在楼上,我看到这里勉强可以躲藏,现在终于躲到这里,提起的心却还无法落下。楼道里静了下来。它身上的声音很轻,在楼上徘徊了一阵,我担心它会从上面看到我,在暗处一动也不敢动。它往楼下走去了。但是不久后,我就听见它又重新往上走。那个声音在楼上楼下地徘徊。

恐怖女生宿舍游戏下载(小飞象玩恐怖宿舍)

本文(图片)由作者(投稿人)自主发布于本网站 ,其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包含文中图片的版权来源),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不承担前述引起的任何责任。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此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们(文章来源下方“侵权申诉”按钮)或将本侵权页面网址发送邮件到xyyseo@qq.com,我们会及时做删除处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