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葫芦娃连连看小游戏(葫芦娃大战蛇精游戏)

近期,一种名为“烟卡”的游戏在多地小学校园中流行起来。据报道,一些学生拍“烟卡”上瘾,在上学和放学路上会特别留意垃圾桶,还搜集路人丢弃的烟盒,网络平台上,也有商家专门销售“烟卡”。

在社交平台上,家长对“烟卡”游戏持不同意见。一些家长认为,这样的游戏让孩子们少玩手机,远离电子屏幕,还有一些家长担忧,孩子接触烟盒,无形中会带来不良影响,如何看待“烟卡”游戏流行这一现象?如何满足孩子对游戏活动的需求?

“烟卡”游戏流行引发多地教育部门关注

“烟卡”,即从卷烟盒上剪下来的烟标,再折叠制作成纸牌大小的卡牌。玩“烟卡”游戏的规则简单,参与者蹲坐或趴在地上出牌后,一方以空掌心击拍地面,卡片被掌风击中翻面就算赢,赢家可以带走这张“烟卡”。

据媒体报道,“烟卡”游戏在广东、广西、湖南、海南等地小学校园中流行,有的学生为了搜集“烟卡”翻垃圾桶、向吸烟的家人索要,在小卖部赊账,让家长网购“烟卡”……

记者在某网络购物平台上输入关键字“烟卡”,显示有多家店铺出售,销售量从数百到上万件不等。这些店铺销售的“烟卡”,不仅有国内的香烟品牌,也有国外品牌,有特别想要的“烟卡”还可以备注下单。一位购物者表示,自家小孩经常去翻垃圾桶找烟盒,很脏,网上购置的“烟卡”干净、款式多。

“烟卡”的流行引发多地教育部门的关注。广州市从化区流溪小学在《关于“烟卡游戏的危害性”致家长一封信》中表示,孩子们在“烟卡”游戏中可能会接触到吸烟的信息和文化,从而对吸烟产生兴趣和好奇心,影响孩子身体健康;形成不良习惯和攀比心理;有的孩子还将烟卡作为赌资,给他们的成长环境和价值观塑造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对此,学校建议家长与孩子沟通,了解他们是否在玩“烟卡”游戏,以及他们对游戏的看法,理解孩子的需求和关注点;向他们解释吸烟的危害,以及“烟卡”游戏可能带来的不良影响。另外,鼓励孩子们参与有益的活动,如体育运动、阅读和社交。

三亚市教育局发布《防止学生沉迷“烟卡”游戏重要提示》表示,“拍烟卡”游戏成瘾存在影响学生身心健康、分散学习精力、不良价值导向的风险隐患。学校要进一步加强校园常规管理,加强控烟宣传教育,禁止学生在校进行“拍烟卡”游戏。学校还提示,孩子在离校期间,家长要引导、帮助孩子培养良好的兴趣爱好,合理安排孩子的学习生活,开展利于孩子身心健康的课外活动,如运动、旅行、阅读、听音乐、劳动等。家长可以带着孩子到广场、公园、图书馆等场所开展相关活动。

湖南也有学校发布提示,让家长关注孩子玩“烟卡”的行为,并认识到危害性。关于是否可以玩“烟卡”,浏阳市道吾小学还开展了讨论。

“烟卡”游戏风靡折射出孩子可玩的游戏活动不足

另一方面,在社交平台上,家长对“烟卡”游戏持不同意见。

一些家长认为,这样的游戏让孩子们少玩手机,远离电子屏幕,“孩子玩这个,不是比玩手机看电视要强得多?”“这是很多年没出现在孩子身上的娱乐方式了,孩子不是学习机器,他们也需要童年的回忆。”

也有一些家长表示了担忧,孩子过早接触香烟会带来不良影响。“现在的小孩认识的烟种类和烟价格比大人还多,不抽烟的父母还会被孩子抱怨为啥不抽烟!”“烟本来就不应该让小孩过早接触,哪怕只是个壳。”

还有的家长认为,一味地“堵”不能解决问题,希望多些引导和规范,而不是一刀切。“孩子可以玩小卡片,但是不能玩烟卡。”“把烟卡换成‘80后’以前玩的小纸卡也是可以的,比如葫芦娃、变形金刚、七龙珠、圣斗士等系列。”

“‘烟卡’游戏之所以风靡,是因为其满足了小学生游戏、社交的心理诉求。”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指出,“70后”“80后”之前也玩过纸牌游戏,与“烟卡”游戏属于同一类型,只不过,当时的孩子是用各种废纸折叠纸牌,或者从连环画中剪下人物纸片。而玩“烟卡”除了翻垃圾桶产生卫生问题,家长比较担忧的是其作为游戏道具,无形中“加深”了孩子对烟草品牌的认识。在游戏比拼之中,孩子可能对香烟品牌如数家珍,会影响到校园“禁烟”,这些问题要引起重视。

熊丙奇认为,“烟卡”游戏在小学生中风靡,和学业压力大,以及在学习之外,可以允许玩的游戏活动不多有关,玩“烟卡”是孩子们自发找到解压的游戏方式。“现在的孩子玩的东西跟七八十年代孩子差不多,还折射出一个问题:我们在关注孩子课余时间、关注孩子游戏活动方面,进步太小。”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应该有更多发展孩子个性和兴趣的空间。

熊丙奇介绍,在国外一些地方,孩子从小学、初中到高中的社团活动非常丰富,有些孩子还组建俱乐部,学校提供指导,发展学生兴趣,培养其管理意识、团队意识、合作意识。在家庭教育方面,父母喜欢带孩子进行户外活动,共同进行户外锻炼,很多孩子不管在校内还是校外,都能找到自己兴趣的发展点,这些活动具有教育意义,也会培养孩子未来的职业兴趣。

熊丙奇表示,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应该有更多发展孩子个性和兴趣的空间。如果学校、家庭给他们提供了更多去玩儿、去创造的空间,他们就不会痴迷于“烟卡”。

“学校教育、家庭教育都关注孩子的知识教育、学业成绩,而忽视孩子对游戏活动的需求。”他认为,当前,小学生的游戏活动并不多,对小学生玩“烟卡”,“堵不如疏”,学校要理解并满足学生对游戏、社交的诉求,因势利导,开展学生喜闻乐见的校园活动,分散学生对“烟卡”的关注,以更健康的游戏替代“烟卡”游戏。

商家制造、销售“烟卡”与保护未成年人精神相悖

对于网络平台上商家销售“烟卡”的行为,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维维律师指出,我国《烟草专卖法》规定,香烟属于特许经营商品,是不允许随意生产、销售的。“烟卡”作为特许经营的香烟的衍生物,可以认为属于法律规制范围。只有经核准发放烟草专卖批发或零售许可证的主体才可进行销售。

同时,《烟草专卖法》还对青少年接触烟草制品作出规定,“国家和社会加强吸烟危害健康的宣传教育,禁止或者限制在公共交通工具和公共场所内吸烟,劝阻青少年吸烟,禁止中小学生吸烟。”

2019年,国家卫生健康委、教育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8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青少年控烟工作的通知》,要求强化青少年控烟宣传引导,严厉查处违法向未成年人销售烟草制品,烟草专卖零售商须在显著位置设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的标识,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

“《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明确规定,生产、销售用于未成年人的食品、药品、玩具、用具和游戏游艺设备、游乐设施等,应当符合国家或者行业标准,不得危害未成年人的人身安全和身心健康。”王维维表示,商家明知青少年接触烟草制品和“烟卡”会诱导并促进其认识香烟和接触香烟,仍向其销售,其行为属于违法违规行为。

另外,他指出,香烟品牌和生产商有注册商标等知识产权,如果商家擅自印刷、销售“烟卡”,则会侵犯知识产权,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严重的还会涉及刑事犯罪。“未成年人的正确价值观尚未形成,商家制造、销售‘烟卡’与保护未成年人的精神相悖,家长也应注意,对孩子进行教育和正确引导。”

新京报记者 苏季

超级葫芦娃连连看小游戏(葫芦娃大战蛇精游戏)

编辑 缪晨霞

校对 翟永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