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糖果屋游戏下载(美味糖果儿童游戏)

#看见人间百态#

[01]

18岁那年,我第一次爱上了一个人。

并不是说在此之前,我没有跟别人谈过恋爱,而事实上,我的初恋发生在小学的时候,一年级,跟同班成绩中等但尚算高大帅气(至少是对我当时的高度及角度而言)的男生,谈恋爱的内容包括一起去玩、一起吃饭、一起放学还有牵手接吻。

我在第二个月就甩了他,原因是觉得他很无聊,我们之间并没有共同语言,直白点说,他的智商低了点,无法follow到我的思维。

是的,我在我7岁,还在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知道什么叫共同语言,什么叫恋爱以及小孩子到底是怎么来的。大人总以为小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天真无邪纯洁可爱,我妈还每天很担心地叮嘱我放学路上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每次听到这种东西,我都会在心里冷笑一声。但表面上,我还是很尽责地演着无知的小屁孩的角色。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平时待我甚好同时也是我家远房亲戚的一个叔叔,经我父母介绍而在小区里当起了保安,他在某次我放学的路上叫住了我,一如往常地塞给我一堆零嘴之后把我拉进了他那间狭小的保安宿舍里,几句话之后,他抓起我的手放在了他的裤裆上,我愣了一下,在完全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情况下,我假装无知地跟他嘻嘻哈哈了几句,平静地抽回手,然后以平常的步速跟一脸天真的表情走出了他的宿舍,临走时还笑着跟他挥手说拜拜。

回家之后,我写完了作业吃完了饭,然后在客厅闲坐的时候假装漫不经心地向母亲提起了“今天某某叔叔很奇怪,他拉着我的手做了奇怪的事情”的事,我看着母亲一瞬间慌张起来又一瞬间强压着情绪冷静下来。

在确认我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前提下,没有任何对那位叔叔行为的解释,我们的话题以母亲一句“以后有类似的事情一定要告诉妈妈”结束,而事件以我再也没有在小区甚至是家乡里见过那位叔叔结束。

总而言之,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已经知道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在大人眼中那些仿佛要当秘密来保守的事情,在我眼中只觉得很可笑。我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谈恋爱,分手的时候那个男生抱着比他自己还要大的毛公仔在教室后排的座位上哭了一个下午。在接下来的十一年里,我谈了一共十八场恋爱,长的跟短的,甚至有几次因为分断不及,或者说选择困难症,还存在着

我承认在某种或者是许多种角度来说,我都不是一个善良温柔无公害的同时进行的。

好人,即使在朋友包括前男友对我的印象里都是温柔善良又开朗大方的这么一个人,即使至今在父母心中我还是一个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的乖乖女,但我真的觉得,在感情这件事上,我并不是什么好人,因为我没有在意过任何人,包括他们的感受。

我不会在意他找不到我的时候会担心我,我不会在意他跟哪个异性在一起出去干了什么,我不会在意他发了什么信息给我,不会在意他去了哪里在做什么玩得开不开心,不在意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即将发生什么事,不在意他的心情跟一切的感受。而在他们拿诸如“我觉得你不在乎我”“跟你谈恋爱有时觉得自己就跟单身一样”“你有没有喜欢过我”这样的问题来问我的时候,我心里唯一的感受就是烦。

无聊,麻烦,谈个恋爱还计较这么多,真的是没有事做闲得发慌的人才会想的事情,求你get a life,不要婆婆妈妈会死吗,简直是无事生非,为什么要冤枉我,情侣间这点信任都没有还要怎么在一起……类似的借口,还有很多。

我把借口说给他们听,同时也说给自己听。

但是,如果把探测器拿好,再往深处伸人一点,穿过浮土与薄薄的地壳,在我内心深处,我自己比谁都明白我一切行为的原因。因为我不在乎他们。

因为我从来没有爱过他们。

是的,我承认我觉得他们不错,还好,可以,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有许多开心的时间,我跟他们在一起,没有出于面子或是空虚无聊的原因,只是觉得可以“试试看”。

试试看,也许就是这个人,也许就会日久生情。

但那是什么情?是爱情、亲情,还是友情?如果是爱情……有无数种方法可以表达对一个人的爱。跟你在一起做什么都感到很开心。

我想为你做很多很多事,把所有好的都给你。你是我生命中发生过的最美好的事情。你对我而言,是特别的无可取代的。我想要你是我的,而我是你的。

可以用言语说出来的话有一百句一千句一万句,但事实就是,在你真正爱上一个人之前,你不会知道什么是爱,它跟喜欢、跟好感、跟占有欲、跟欢愉,都不一样。

[02]

第一次遇见他是在大一上学期初,迎新晚会的会场,9月12日,恰好是我的生日。我约了朋友们在汇演结束后到市中心里吃饭,然后晚上去 club里跳舞喝酒,今天是我生日,是我迈入传说中的18岁,成人的世界的日子,是一生之中为数不多的重要的事情之一。但是在遇到他之后,这些事情都变得不再重要。

迎新晚会是全校性的,从大一到大四,每个系里都要出两个节目,而中文系里的两个节目之一,一首由老师选出来的所谓积极向上又励志的歌曲的合唱是由我们班来负责的。虽然说大家都不是唱歌有多好听的人,而且这种节目也没有预算可言,但作为新生,在拥有数千学子的大学里的第一次亮相,任谁都想做得好看,不论是为了出风头、吸引注意力或是真的想做好这个节目,班里的女生们在憋屈了大半个月的军训被晒得披头散发皮肤黝黑不似人形之后,都铆足了劲地要穿上最漂亮的演出制服,化上最漂亮的妆做好最漂亮的发型出来见人。而我,作为军训时“树荫下乘凉休息的虚弱婊”小分队队长,以及著名的“虽然觉得她很做作但是又觉得她真的很会化妆很会穿衣服”的代表人,在这个时间里受到了空前的欢迎,一整天在我的全套化妆箱面前,都坐着围着想要我帮忙化妆的女生,我也趁此机会向大家展现了我活泼开朗(……)的一面,交新朋友及巩固旧友情。

虽说不是害怕被女生孤立,这种事情不是没有过,却也伤害不了我,但毕竟是麻烦的事情,而我最怕麻烦。

见到他的时候,我在后台的帘幕下,手忙脚乱地帮着好几个女孩整理头发、领结还有翘了角的假眼睫毛,直到一片阴影挡住临时搭建起来的射灯,从上而下地罩住我,眼角的余光里是宽松简洁的白色短袖棉T,纯棉的黑色阔脚长裤,挂在一副高瘦清隽的骨架上,光着脚,手上脖子上干干净净,一件多余的东西都没有。

阴影笼罩在我脸上,光从他轮廓的边缘透出,我正想抬起头,零碎的音乐开始响起来,他几个轻盈的跃步就到了舞台中央。

Close my eyes and feel your mind Time has passed I walk like a shadow Never knew what I'm going through

You touch my heart and take my breath away...

当时是夜晚,舞台边上的几盏射灯照在他身上,模糊成惨白的光圈,看不清他的样子,冰冻的二氧化碳放出,变成白色烟雾状的气体,弥漫了整个舞台底部,而他的身体随着溢满整个空间的音乐和歌词往前后退,起跃下落,舒展起舞。

All the tears that haunt my past

You promised it'll be better tomorrow... Tender rain drops from the blue sky

Flowers blooming, life is so divine, like sunlight on a stream You show the world to me...

节奏很轻,舞步随着歌词延展开来,他在舞台上举手投足,讲述了一个关于恋爱的故事,关于两个人如何相爱靠近又害怕相爱靠近的故事,希望、欢愉与深爱的恐惧,充沛完整又颤抖脆弱的火花,在他肢体的展现之下,心里软下来,又揪痛起来。Tonight,I feel close to you, you open my door and light the sky above When I need a friend, you are there right by my side I wish we could stay as one

I wish we could stay forever as one...

音乐落下来,音符一个一个逐渐消失在漆黑的夜空里,会场里一片寂婚,黑夜如同空洞,吸纳了所有的声音和光线,一切都在模糊、消失、钝化。但很奇怪地,我却觉得,仿佛所有光都在这里,所有我想要的,那些我没有见过的东西没有去过的世界,都在这里。

I wish.

[03]

“你想什么?”

“啊?”我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看着跟我一起下来打饭的室友,“没什么……发呆哈哈。”

开学的第三天,迎新晚会之后的第四天,我知道了他叫欧阳原晔,大学三年级,身高一米七九,理工科,从小开始学现代舞,学了十年,知道了他是学生会的副主席,知道他喜欢跟朋友出去玩,交往过五任女友,知道他酒量很好,怎么喝都喝不醉,知道他的星座血型甚至具体几点出生,以此信息为基础,我递交了一份学生会的申请表,并确定了下个星期四晚上的面试时间。

搞得跟无聊的暗恋小说的情节一样。可却是真的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办法。

坦白地说,虽然谈过这么多次恋爱,但从来没有一场是以我单方面的暗恋开场的,也许我想得太极端自我感觉太良好,但是对我来说,至少是对在此之前的我来说,是觉得世上的感情都不能强求,也无须刻意,就像某段流传得很广的话里所说的:爱我的,我不一定爱,不爱我的,我绝对不爱,我大好一个人,何苦栽在一段没希望的恋情里?

可是。

想要看到一个人的心情,想要知道关于他更多的事情的心情,想要走进他视野里世界里甚至心里的心情,想要被喜欢想要独占他的心情,膨胀的欲望跟心愿,想到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于是用尽了一切自己都看不起的老土的无聊的办法,只为了跟他能够更靠近一点。

原来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绝对,感情也真的没有那么多理性的分析,会说绝对会一二三四地列出条件利弊的时候,肯定说到底,都是因为没有那么喜欢那个人。

星期四下午的课一上完,我饭也没赶得上吃,先回宿舍仔细化了一个完美的妆容,换上了新买的裙子、包包跟鞋子,在穿衣镜前再三确认了没有任何问题,才蹬着高跟鞋啪啪啪啪地往楼下走,走到旁边教学楼一楼的106室,签到登记之后在门外等了约莫半个小时,才听到叫我名字的声音。

走进教室就看到一张单独放给面试人坐的椅子,对面是一排拼起来的长条形的桌子,用暗红色的绒布盖着,老土得不行。而他跟其他几个人就坐在桌子后面。

我进去的时候,他正侧着头,跟坐在旁边的一个女生说话,那个女生问他渴不渴要不要喝水,他说好,于是女生就从自己包里掏出了一瓶水,递给他喝了两口,拿回来,然后自己又对着同一个瓶子喝了一口。一切都很随意很正常的样子,所以看起来,就像是,一对情侣。

[04]

其实早就知道像他这样的人大概就是很少或者几乎不存在恋爱空档期的,但也没有想到他会在上一段恋情刚结束了一个星期,甚至我所打听的资料都还来不及更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新一段的恋情。

说不感到挫败是不可能的,但根据他之前换女朋友的速度来说,现任最多最多,撑死了也就是半年的保质期,而我所要做的,就是在这半年内入侵他的生活,成为他的第一候选人。

而事实上,我做得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好,在搞暧昧搞到第二个月的时候,我们上床了,接下来就是他跟现任的分手,然后跟我在一起,前前后后一共两个半月的时间。

听起来真的是一点都不美好。

我们的爱情,没有唯美的相遇,没有浪漫的开头,没有让人心动的告白,也没有特别的强烈的必须要在一起的命中注定,有的只是人为的处心积虑,建立在调情与欲望之上的会让人觉得“一点也不纯洁”的靠近,说不定在日后回忆讲述的时候,都会略带心虚地删除掉这些开头的原因。

是的,是这样,一点也不美好,我自己也知道。

可是在这所有所有的不美好里,我跟他在一起,比起纠结那些有的没有的少女心,我渴望的、想要的东西,都在他未来的人生里。

已经不需要更多。

“那么,我晚上开车来接你。”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好,到时见。”我平静地回答,然后挂上电话。欧阳从电脑上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要去哪里吗?”

"嗯,一个朋友,介绍我去实习的,说晚上要谈下去实习的事情,顺便吃个晚饭。”

“哦,挺好的,是上次说的那个出版社吗?”“对啊,就是那个。”“老婆宝宝。”“嗯?”

“你眼睛上有那什么……”“什么东西?”

“过来,我帮你弄掉。”他伸出手,我凑上前去,他略带冰凉的手指按上了我的眼皮,而下一件我知道的事情,就是他的嘴唇跟他的气息,绵密地包围了我。

隔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我才睁开眼,放开彼此,我看着他眼里清朗的笑笑的眼神,忽然心里一紧。

时间是深冬的1月,我们在一起的第二个月,我在放假后就一直往他家里跑,从早上一直到晚上才回去,母亲跟我抱怨了好几次“怎么连放个假都不见人影”“把家里当旅馆吗”,但我只是左耳进右耳出。

而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我发现了更多的以前我所不知道的他。比如说他很爱闹,小孩子似的,思维又跳跃又无厘头,跟他在一起老是笑个不停,开心得不知所以。比如说他温和的表象下是腹黑的内心,黑色幽默真的让人又好笑又好气。比如说他心其实很软,被人求一下就没了脾气。比如说他跟我一样地爱玩爱旅游,跟我一样今朝有酒今朝醉,生活在跟我一样的单亲家

庭里。

每一句话,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可以触及的不可触及的,有温度的没有温度的,如同完美契合的齿轮一样,一格一格地嵌进我的身体里。

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

可越是喜欢他,越是想要跟他在一起,我就越害怕。

“是谁啊?”欧阳看着我。

“不认识的号码。”我看了一眼手机,然后关了声音,“可能是推销的吧,不接了。”

“老这么多推销电话。”

“是啊,现在资料泄密得厉害,去银行填个表,瞬间电话什么的个人信息就被卖给几百几千家公司了。”我说。

我这么说。但我知道不是。

事实是打电话来的这个人是我的现任男友。

跟他是在一次夜场的派对上认识的,那一年我高三,正被高考逼得无处喘气急需逃生,他比我大八岁,已经出来工作了三年,做的是银行理财经理的工作,月薪丰厚,经常到处出差,才出来工作第三年就已经贷上款买了房子跟车。

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他就是成熟的自立的男人的象征,重点是,他长得还不错,而且坦白说,25岁,也真不怎么算老。

我跟他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在交往的这一年里,多是他告诉我许多我不知道的东西,带我去许多我没有去过的地方吃喝玩乐,我觉得他人不错,性格好,对我也好。

但是我不爱他。

虽然在交往的第一天我就接受了他的定情信物,虽然每次在板淡毕业就嫁给我好不好”的时候我都说好,虽然在他带我去见他又吗驶助没有拒绝直接去了。

但是我不爱他。

事实上、在跟他交往的时候,我在高中的班级里还有另一个男友,2米也说过,我对同时交往两人甚至三人这种事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她很明显无论说给谁听都会觉得我这个人人品不行,坏到极点,简直是个孩子,我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但我是真的不在乎,真的无所谓。

说到底,但凡是背叛的话,一定是已经做好了两个人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相爱,说出来的话再也无法被轻易相信甚至在往后的人生里,不会再揭有眼前的这个人的陪伴的准备。

而当时的事实是,无论那些两个人或者三个人当中失去哪个,甚至全部都失去了,我都不介意。

我不害怕。

我不害怕。

直到有一天,我删掉了手机里所有前男友跟炮友的电话,删掉所有社交软件,再也不去像是夜场这种地方,同时打电话给仍然以为我是他女朋友持男人告诉他我要分手的消息。

我这么做,不是因为劈腿不对,不是因为被发现后局面会很难看,不通因为会被朋友亲戚说闲话喷唾沫,我没有那么多道德上的负担,而只是单纯地不想失去欧阳原晔。

我不想因为任何人的原因而失去他。我害怕因为任何人的原因而失去他。

平生第一次,我知道了害怕的感觉,恐惧、心慌与不安,害怕眼前的这个人,有一天会离开我身边。

怕到每一次他问我来电话的人是谁的时候,我都会浑身发抖。提出分手后的两个月里,比我大八岁的男友一直没有停止过纠缠我,开始我还心平气和地跟他解释,说对他已经没有了感觉的事情,说我们不合适,说学业很忙,我把他送给我的东西打包进盒子里,寄回了给他,我一开始还想做一个好人,想和平分手,不想说难听的话。直到他来学校门口堵我。

“你来这里干什么!”我气急败坏地看了看四周。

“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短信?”他说,“我不明白,一切本来都好好的,究竟现在是怎么了?”

“一切从来都没有好过!”我急着让他走,开始口不择言,“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我跟你只是玩玩而已。”

“玩玩为什么还要跟我去见父母,还答应我要嫁给我?!”“我那是出于礼貌。”

“什么意思?我对你这么好……”

“对我好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我说了不喜欢你,说了要分手,说了不想见你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我看着他,下课的人逐渐多了起来,我也急红了眼,“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我就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这辈子就没见过你这么无趣的人,看见就恶心!”

“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已经对你劈了三次腿了你知不知道!”“死缠烂打的你是没有一点自尊心吗!”

无所谓了。

被认为是婊子也好,人品很烂的坏人也没关系,被全世界的人讨厌、嫌恶,误解都没有关系。

遇到你之后,我自愿脱下那层腐朽的发烂的外壳,色彩缤纷的上了釉伪装,因为我想做一个新的人。

一个新的,干干净净的人。

[05]

在那之后两个月,我一直,甚至到很久的以后也没有再接到他的声生活在一瞬间清净下来,少了复杂的关系混乱的恋爱跟没有意义外玩乐,我的生活里忽然多了很多空闲的时间。大一的课程并不多,因为科,对我而言都是些只要在考试前两个星期临时抱抱佛脚就可以解净的私告。我也没有申请少得可怜的奖学金的野心,实习那边母亲说了即使不去也开实习证明,反正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公司,当时说可以去也只是为了B8简历上好看些,显得从大一开始就很积极进取,所以现在听到说不去也可。有证明,就直接懒得去了。

空下来的时间,我跟欧阳在一起。

开学之后,没课的时候我就到他宿舍里,上上网看看书看看电影,等下课回来一起去吃饭,周末或者他室友不在的时候,我也会在他宿舍里留者。他一直都很忙,上课、学生会的事情还有自己额外学的各种软件,相对而言我比他清闲得多,所以很多时候都是他在忙他的,然后我在旁边看书或者帮他做些例如打扫卫生跟购置日用品的琐事,当然,时间长了我也觉得无聊。就到他身边去吵他,想把他的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一开始他还会回应,目来就越来越懒了。

大三下学期的时候,因为要专心忙在毕业设计跟实习的事情上,他在实习的公司跟学校中间的区域里租了一间房子,搬了出去住,我也理所当然地住了进去。于是每天要做的事情就多了买菜做饭这一样。

说实在的,我的厨艺非常差,这跟在此之前十几年都基本没有自己做过饭有关,因为这个,我买了几本类似于“傻瓜学做菜”或者“十分钟快速上菜”之类的谱子,对着来学来做,做菜这种事情,真的跟我想象中一样的又麻烦又无聊,北京的水碱性很强,洗久了泡多了就会非常伤手,所以在认识他之间,我是连厨房也不会进的,但是一-

我想照顾他。

想为他做些什么,也许并不是惊心动魄死去活来的什么,也许只是做顿饭、倒杯水这样的事情,可是看着他在我眼皮底下走来走去,住在我收拾好的房子里,吃着我做的饭,我就会莫名地有一种很安稳的感觉。我觉得他是属于我的。

在一起的第八个月,他生日的时候,我拿上存了很久的钱跟偷偷地用细线量出来的尺寸到Tiffany&Co.去买了一对情侣对戒送给他。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桌子的菜,摆上了蛋糕点上了蜡烛,我在橘色摇曳的光线里递上礼物,他拆开看了之后,明显地吃了一惊,可还是很快平静下来。

“谢谢。”他说,“是戴哪只手指的?”“无名指。”

“噢。”他把戒指套进去,“刚刚好……你怎么知道我尺码的?”“趁你睡觉的时候偷偷量的啦。”“……这么有心计哦?”“喜欢吗?”

“嗯,喜欢,谢谢老婆。”

“不是,我是问你,你喜欢我吗?”我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06]

"……简直是无理取闹。”他不耐烦地别过头,“你最近干吗一直这样。”“我怎么样了?我每天在这里给你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我怎么样了?!”

“我不懂说。”

“不懂说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懂说?我究竟做了什么了?”

………就是,每次我在外面的时候你都老发信息问来问去什么的,我在外面就是很少看手机啊,而且上班跟上课的时候你也一直发,我是真的有事在忙没有看,你就跟我发脾气说我不在乎你了。刚才我就接了你的礼物啊,说了谢谢啊,我说错什么了你就冤枉我说我不喜欢你了。”

“因为你就是收到了之后一副很不乐意的样子啊,你知道我为了这份礼物准备了多久花了多少心思吗!”“我知道,而且我也没有不乐意,只是……”“只是什么?”

“只是……”他沉默了很久,“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像现在这样了。“现在到底是怎么样?!”

“就是……比如说,你根本不用帮我做饭啊,我自己可以在外面吃的,可是每天我就想你在家做了,我就一定要回来吃,然后你一直待在家里,我就会想说要怎么样多点带你出去玩啊,这样子真的很累。”

“很累。”我冷笑一声,“说到底你就是厌倦我了,你以为我喜欢给各做饭吗,我长这么大交了这么多男朋友我没有给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做过饭,如果不是喜欢你你觉得我会费力气做这种事情吗。”

“我知道你是因为喜欢我,但是你为了做这些事情常常连课也不去上,一直在这里,你不觉得很无聊吗,你就不能去上个课,去学点什么或者去哪里玩一下吗?"

“你的意思是我一直在这里无所事事很惹你烦是吗,别的那些会玩的有演出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梦想的女人就很讨你喜欢是吗?”

“我不是说……”他愣了愣,“你说什么有自己的事情跟自己的梦想的女人?”

“……就你微博上那个。”“微博……你说MILO?”

“对,就是你老在别人微博下面评论来评论去的那个女人,我发微博的时候倒不见你评论得这么积极上心!”

“你……你居然去刷我关注的人的微博?”他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你是有多无聊有多闲才会去刷不认识的人的微博啊?”

“……对,你说得没错,我是无聊,我是很闲。”我咬着牙,却控制不住一直发热的眼眶跟烦躁不安的内心,“我简直就是犯贱才会爱上你这种人!”

我爱他。

我知道我爱他,这份爱像住在我心里的一个猛兽,它直冲向前,不顾一切,同时也摧毁一切。我爱他。

可是我不懂怎么去爱人。进退的方法跟尺度。我觉得人像浮在空气里,踏不到地面。

我觉得我想要的东西很多很多,怎么要都要不够,怎么要都差一点。我想要再三地确定,再三地索要,再三地抓紧。我想要整个世界的他。

我觉得自己爱让他窒息,也让我自己窒息。我第一次这么讨厌自己。

[07]

那次吵架之后,我就收拾好东西搬回宿舍了。

其实说是说收拾,但有很多东西我都没有拿回来,一个是因为箱子装不下,而更重要的原因是我觉得自己迟早都会搬回去的。

但是为了不让他这么想,想要说让他更珍惜及感激我对他的爱,让他知道即使没有了他我也不会怎么样,在回到宿舍之后我把他的微信跟电话QQ拉了黑,取消了对他的微博的关注,改成了悄悄关注。

有朋友说这样做会不会太绝了点,但是我知道没有,因为他知道我的名字我的班级我住哪一栋宿舍哪一个房间,他想要找我的话绝对是找得到的。

像这样一模一样的手法,我在跟前任们吵架的时候就经常会用到,一般几天,不超过一个星期他们就会到我跟前来向我道歉,请求和好。

可是他并没有。

美味糖果屋游戏下载(美味糖果儿童游戏)

我等了两个星期。

每一天,我没有心思上课没有心思吃饭没有心思打扫卫生也没有心思出去玩,我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刷他的微博,看他正在做什么,跟谁在一起,我找认识他的人,借她们的手机去看他发的朋友圈,他发他出去玩的照片、吃饭的照片,跟没有吵架之前一样,我觉得他的生活里好像有我没有我都一样。这个想法让我抓狂。

于是我决定好好打扮自己,我重新下载了所有的社交软件,我认识签的朋友,跟新的或旧的朋友每天都玩得天昏地暗,PO大量的照片在微博系发圈上,搞得一副热闹非凡歌舞升平的样子。

眼泪。

可是每天晚上,我没有跟任何人回家,我回到宿舍,一个人在被子里头

我觉得一点都不开心,我觉得心里很烦,烦到了极点,焦躁到了极点,火大到了极点,也难过到了极点,我不知道是不是爱一个人就是这样的,还是世界上只有我是这么任性幼稚又不想认输。

我不想输,我本该是年轻的漂亮的优秀的美好的值得别人去宠爱的女孩子,地球该围着我为中心旋转,全世界都该为了我的小脾气埋单。

可是我早就输了。

爱是如此强大,又惊人地脆弱的东西。

从爱上他的那一天起,我丢盔弃甲,暴露真心,付出所有,给他权力,让他变成了全世界对我最有恃无恐的人。

在没有理睬他的第十六天之后,我去了他家里。

钥匙还是以前那个钥匙,他没有换锁,因为是他实习的上班时间、所以他没有在家里,家里有一点点乱,我随意收拾了一下,又检查了一下我留在他那里的东西,所有东西都放在原来的位置上,并没有动过。

冰箱是空的,我检查了一下屋子里所有东西的库存,然后到楼下超市去买了两大袋东西,回来后把食品跟日用品都按照常摆的位置摆放好,而在所有东西都弄妥当的时候,他开门回来了。

他看着我,眼里是平静的神情。这也很正常,肯定在进来之前他已经看到了从门缝里透出去的灯光,如果没有把钥匙给过除我以外的任何人的话,他就会知道现在在里面的是我。

他看了我一会儿,然后走过来抱住我,吸了两口气,摸了摸我的头发:“饿吗?我们出去吃东西。”

[08]

没有争吵,没有谈话,没有什么“那我们现在算是怎样”或者“那我们以后到底要怎样”的对话。我们又重新在一起了,我存回了他的手机号加回了他的微博移除了黑名单上他的名字。

我们又重新走在了一起,只是这一次,我只是偶尔给他做下饭,我尽量去上课跟参加学校的活动,我还是很少跟朋友们出去,但我会跟他出去,去认识他的朋友,跟他们玩。

我摸索着寻找一个更为成熟的没有那么惹人烦的相处模式。

“分开的这十六天里面,你有没有想我?”清晨两个人赖在床上的时候,我问他。

“有。”“怎么想?”

“嗯……”他思考了一下,“就你走之后,第二天晚上半夜我醒过来,迷迷糊糊地就想去拉你的手,结果发现你根本就不在我身边,那个时候真的好想你。”

“骗人。”

“才没有,是真的好吗!”

“那你想我为什么又不来找我?”

“我找了呀,发微信给你系统老说什么拒收,打电话给你也一直是忙音,我最近也一直没有回学校……”他一脸无辜状。

“哼。”我冷哼一声。“啊?哼什么呀?”哼什么。

我哼你打我电话不通不会去打我朋友的电话,我哼你找我的方式只是随便地动动手指在手机上随便地按几下,连跑一趟离家只二十分钟车程的学校都懒得跑,我哼你其实根本就没有想我只是有点略微不习惯床上少了一个人并且只是不习惯了这么一下下,我哼你事实上喜欢自己比喜欢我要更多,对我的事情根本就没怎么上心。

我哼你在我心里排第一位,我在你心里却是最后一位。可是。

“没什么。”我伸了个懒腰,“起来吧。”

可是感情上的事情,真的没办法想得太明白,计较得太清楚。“你喜欢我吗?”我拉着他的手,玩着他的手指。"喜欢。"“有多喜欢?”“很喜欢很喜欢。”“感觉会是爱吗?”“嗯。”

“我们会爱多久?”“不知道。”

“我觉得我们会爱很久很久。”“嗯。”

“我没试过这么喜欢一个人。”“嗯?”

“所以,我们不要吵架好不好。”“好。”

“就算吵架也不要说那两个字。”“嗯。”

“你不要喜欢别的女人。”“不会。”“你是我的。”“嗯。”

“永远也不要离开我。”“好。”

我把头埋进他怀抱里,呼吸着他的味道,闭上了眼睛。却看到了另一个女人的脸。

知道那个女人的事,是因为有一次用他的手机给我们自拍,在退回到全部照片的缩略图的时候,因为往上翻的速度太快而不小心看到的。

一张他跟别的女人接吻的图片。

我愣了一下,假装没有看到,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把手机递回了给他。那是我们已经在一起一年半时候的事。

而在此之前,我也知道他在外面时喜欢跟别的女人搞暧昧,我就这件事跟他说了一次、两次,然后就再也没有提起了。

我对自己说是因为他本性就是这样。

又或者,我对他而言,并不算多么特别。

昨天,朋友告诉我说她看见欧阳跟别的女人一起在逛宜家,我问了时间跟日期,然后笑着跟朋友说那天是我没有空,所以叫另一个朋友陪他去买东西。

我回到家看着他,就像看到了并不久之前,那个很爱玩的,对感情了无真心的自己,所以我特别明白现在正在进行的到底是一些什么东西,我心里清楚,但我没有问,没有说,他也并没有对我说任何事。

有些事情好像不说出来,一切就会如常,一切就都没有改变。会过去的。

事实上,这件事情在一个多月后就过去了。

而又过了半个月之后,毫无意外地,他又有了另一个人。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才是他公开的正牌的女友,这就证明了他喜欢我,肯定比喜欢那些外面乱窜的莺莺燕燕要更多一些,所以有什么必要扯着嗓子发着脾气说“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不许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到底爱不爱我!”“有她就没有我,你自己看着办!”这种话呢。

真的没必要。

“我觉得吧,你好像变了。”朋友说。

“啊?”我从一堆堆满了红豆花生碎粒的沙冰上抬起头,“变什么了?”“嗯……变得沉稳……稳重,没那么疯了,哈哈!”“那是什么啊。”我没好气地。

“开玩笑啦,就是觉得你最近有点死气沉沉的样子,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没有啊,哪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啊,最近天气太热了吧,大家都是一副死气沉沉的脸啊。”

“也对,你有什么好不开心的,你学业恋爱都一帆风顺的,简直羡慕死人、哪像我,挂了一科还没有拖可拍!”朋友叹了口气。

“就是说咯。”

"……就是你个头啦,不懂安慰一下吗!”"哈哈哈!”我看着她,笑得呛了气。

那天午睡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我在一个很大很漂亮的森林里,里面有高大青翠的绿树,叮咚流转的小溪,色彩缤纷的糖果屋跟欢乐地表演着杂技的马戏团的动物们,而森林之外,是浓得化不开的纯白色的大雾。

在梦里,很奇怪的,我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我知道看见的一切都是假的,美味的糖果屋是没有味道的,流转的溪流是没有温度的,活灵活现的动物们是没有生命的,可是美梦太好马戏表演太精彩一切都太过漂亮好看又顺如人愿,所以我没有走开,也没有醒来。

有那么一瞬间我忘记了,这世间再好的美梦,也有要醒来的一天。被白蚁蛀空的梁柱怎么能撑得起华厦,那都是要倒塌的。

“哎。”

“什么?”欧阳转过头来。“你爱我吗?”“爱啊。”

“那为什么要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什么女人?你在乱说些什么?”

“我看到你跟她接吻的照片了,拍得挺唯美的。”

“呃?啊,那是在玩国王游戏的时候啦,她自己硬要来的……”“哎,欧阳。”我爱你。“什么?”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爱到如同溺水一样,无法自救。我想永远跟你在一起,我觉得我们在一起,无论多久我都不会腻。

自尊我可以不要,骄傲我可以不要,只要跟你在一起,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这就是人生的全部意义。

可那不是我,那个疯子,那个神经病,那个委曲求全的女人,她不应该是我。

“我们分手吧。”

“东西我都已经搬走了,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也不会再来找你。”“就这样吧。”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是9月11号,距离我的年龄从一字开头到二字开头,还有五个小时,我跳着小步走出房门的时候,仿佛看到了两年前那个舞台上,聚集了全世界的光线的欧阳原晔,还有在后台的阴影里呆呆地看着他的自己。

[09]

在18岁那年,我第一次爱上一个人。

而在19岁的最后一天,我第一次学会了放手。不是放过他,而是放过自己。

走出被爱的幻觉所包裹的迷幻森林,我再一次看见了自己。

本文(图片)由作者(投稿人)自主发布于本网站 ,其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包含文中图片的版权来源),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不承担前述引起的任何责任。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此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们(文章来源下方“侵权申诉”按钮)或将本侵权页面网址发送邮件到xyyseo@qq.com,我们会及时做删除处理。

评论